说自己与老公小杰成天吵架。说自己与老公小杰成天吵架。说自己与老公小杰成天吵架。说自己与老公小杰成天吵架。说自己与老公小杰成天吵架。看到别的夫妻小日子过得一片祥和安宁,自己却过得日次鸡犬不宁,小惠真的有些心灰意冷了。一次,她向死党小婷诉苦,说自己与老公小杰成天吵架,不知道是不是性格不合,但日子好像过不下去了,她想和小杰离婚。

小婷吃了一惊,细问之下才知道,小惠和小杰经常吵架,而且一吵架就冷战,一两个星期不说话也是常有的事情。小婷安慰小惠说,舌头和牙齿如胶似漆还有咬一口的时候呢,夫妻之间哪有不吵架的。当她知道小惠每次吵完架,不是分床睡就是跑回娘家之后,便对小惠说:“夫妻吵架,越吵越要睡在一起,所谓床头吵架床位和嘛”。小惠有些愣愣地看着小婷,一脸迷茫地问道:“两个人都吵成那样了,睡在一起很尴尬,怎么还会有感觉呢?”小婷狡黠地眨眨眼说:“试试不就知道喽。”

小惠一直对小婷的话将信将疑。这天,小杰有应酬很晚才回家,俩人又发生了争吵。正当小惠要摔门而出,打车回娘家时,她想起了小婷的话,于是忍了又忍,上了床。看到小杰居然用被子蒙住了头,她又点忍不住想笑了,难不成晚上应酬还没喝够,躺被子里还要闻自己的酒气?她从梳妆台上拿了香水往被子里喷了几下,小杰探出头连打了几个喷嚏:“你想谋杀亲夫啊?”小惠又把被子往自己这边扯了几下,说道:“哼,我是怕你把嘴发酵臭了又过来亲我。”

被子被小惠抢走了,小杰有半个身子露在了外面,他只得往小惠身边挤,一个进一个退,最后小惠终于退到床边,连人带被子一起滚了下去。小惠装出很痛的样子,啊呀呀地大叫。小杰心疼了,赶紧上去抱她,小惠趁机黏在小杰身上,眼泪汪汪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,让小杰顿时心软了,又是亲又是吻又是赔礼道歉,最后还去刷牙清洗了自己。

上一篇12下一页